アイの庭

とおくにいても
おもいはとどく
やさしい…

关于信仰的力量

作为一个喜欢看电影的人,最开心的莫过于我喜欢的演员演了我喜欢的题材,而这部电影恰好又是一部佳作。还有什么比遇见一部好片更让人兴奋的呢?并且是为数不多认真做2D的好片。(对我就是黑了绝大部分3D电影)

《血战钢锯岭》绝对是今年我看过最好的一部电影,也是我看过战争片中最“特别”的电影。

加菲是一个让我非常惊喜的演员。我们看到很多演员一夜爆红之后,很难再有一个能超越自己的角色,甚至长期碌碌无为烂片扎堆。在好莱坞这个群星聚集的地方,没有好作品就注定被淹没。加菲在他梦寐以求的“小蜘蛛”红遍全球后却被换角,这个打击是难以想象的巨大。再看石头姐事业稳定蒸蒸日上,两人的分手似乎也在意料之中……在经历了这么...

交错的时光

冬兵实在想不通,为什么这个高个儿金发男人要一直对他穷追不舍。

面罩掉下来让他有一瞬间慌乱,就好像黑暗下的隐藏被一览无余。

很怪异,但他有种被扒光的感觉。

没人敢这样羞辱冬日战士。

整整七十年都没有。

但很快他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撤退路线。

并不是他怯场,而是3V1,理智告诉他不能恋战。

可是这个男人,这个掀开他面罩讨厌的男人还一直跟在后面,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。

冬兵暗暗想,他要是再喊出那个名字,就一掌打晕他。

对付这个男人就算不能占尽上风,也可势均力敌。

1V1。

这次他有把握将他干掉。

冬兵刹住脚转过身,迎风而立,发丝飞扬,眼神肃杀。

金发男人停住脚步,却迟迟没有开口...

伤痛

又一次从沉睡中惊醒,他记不清这是多少次被剧痛硬生生扯回现实。

在梦里他依稀看见柏油的街道,熙熙攘攘的人群,闻到报纸的油墨香气,还有那个站在他身边瘦小的身影……

那个人是谁,他完全想不起来。

剧烈的痛楚铺天盖地而来,压得他脑袋里的神经几乎碎裂。他蜷缩在冰冷的床上,双手死死扯住头发,将快要溢出口的尖叫压在了咽喉里。

他不想让人听见。无尽的折磨摧残着意志,时间的流逝也变得毫无意义。

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躺在这里,但是左臂撕裂般疼痛在告诉他,曾经经历了一场怎样的磨难。

印象中只有永无止境的寒冷,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白色。冷风呼啸着盘旋在身边,冰雪一刻不停抽打着身体。他想喊,可是喉咙就跟冻住一...

明日

真岛吾朗,如今步入不惑之年,心里很不开心。

距离堂岛宗兵被杀一案转瞬十年,东城会还处在风雨飘摇的动荡时期。

堂岛组一蹶不振,人才凋零,一些觊觎高位的人都虎视眈眈,机关算尽。看到那个梳着大背头威风凛凛的锦山组组长,真岛想起多年前在瑟蕾娜碰见他,那时还只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青年,如今却可在东城会呼风唤雨独当一面了。

可是我他妈不在乎。真岛想。什么上位,什么尔虞我诈,还不如简单粗暴的打架痛快。

但真岛翻遍手机上的通讯录,发现根本不知道打给谁。桐生还在蹲监狱,冴岛更是在哪个鸟不拉屎的岛上服刑,靖子也不知所踪……

活着太没意思了。

真岛烦躁地把手机往桌上一扔,双手扶着额头按摩太阳穴。指腹触到左...

如龙·任侠

*玩了见参和维新后,很想看看武侠世界中的如龙是什么样,就鸡血脑洞了这个短篇……实际我都边写边想笑,用了很多如龙的梗,看人名知剧情系列!而且非常非常狗血!(倒地不起……


“嘚嘚嘚”,在宽广平坦的大道上,三匹神骏的骏马正前后飞驰而来。

正直蝉鸣午后,烈日炎炎,骏马却丝毫不显疲惫,而马背上的三个青壮年神情却异常紧张。

为首的一人剑眉星目,脸颊消瘦,薄唇紧闭,额上冒出了细汗。在他背上赫然插着一根没入数寸的羽箭,衣服已经被血染红一片,触目惊心。

“二哥,停下歇歇吧,你这样会支撑不住的!”说话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,看到男人背后的鲜血不禁倒抽冷气。

但男人却咬牙坚定地说:“不行,一...

虚伪的假面

*剧情接R1。


他曾经以为,可以把最美好的世界带给她。可愈是在意,愈是泥足深陷,不知不觉渐行渐远也不自知。心中盛满无尽的黑暗,不知道前方何处才是尽头。这样到底是离理想更近一步,还是在孤独的修罗路上再也回不了头……

戴着面具的日子,实在太累了。

鲁鲁修疲倦地睁开眼睛,眼前却是一片漆黑。有什么柔软的布料蒙住了双眼。身体躺在床上无法动弹,好像是被换上了拘束服,双手束缚在背后。额上的伤隐隐作痛,时刻提醒他在神根岛上发生的一切。

他朝曾经以为最好的朋友开了枪,同时自己也差点命丧枪口。真是讽刺啊。到头来这些努力都是为了什么?他拼上了性命所要创造的这个时代,已经毫无意义了吗?娜娜莉……c

孽缘的对象

*剧情接如龙极孽缘。

*有如龙见参的梗。


今日风和日丽,海风徐徐,最适合打打架活动筋骨。然而真岛打死都没有想到,自己会跌进海里。

那一枪直接把他打懵了,还没反应过来,就直直地掉了下去,对面是桐生老弟惊愕的眼神……他会来救我的吧。海水淹没头顶那一刻真岛想着。我得憋气吓吓他,嘿嘿。

但直到肺里的空气所剩无几,海面也未见丝毫动静。

桐生老弟,你这个大混蛋!

哎哟疼死我了!

真岛忍着腹部剧痛,拼命游上岸,呛了几口海水四周一望,哪还有桐生的身影?

我要把你暴揍一顿!等着吧!

当他步履蹒跚满身是血回到事务所,把西田吓得魂都没了一半。

“老、老大!您这是怎么了!是谁干的!”...

不可割断的羁绊

如龙极支线(伪)


“那边桐生老弟,给我站住。”

“……是真岛大哥啊,有事吗?”

“我说你啊,我给你发那么多次邮件,你怎么不回复?”

“我很忙的,哪像你天天在大街上当跟踪狂。”

“喔~是忙着玩四驱车,还是忙着打麻将啊?”

“……没工夫跟你闲扯,我要走了。”

“诶诶,别生气嘛,桐生老弟。我就是对你每天在做什么很感兴趣,摸清你的行动路线,才能出其不意,比较有趣啊。”

“我也知道大哥你的苦心,不过我手机刚刚欠费了……”

“啥?你在搞什么,手机在如今的时代可是必不可少的工具啊!亏我还在担心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,一路飞奔过来呢。”

“抱歉,让大哥费心了,我其实正准备去充话费。”...

如龙0的两瓶香水。

桐生的香味柔和,超浓郁,一打开盒子就扑了我满脸……

真岛的闻起来有点烈性(母上说像灭蚊的(我还觉得微妙有点像六神清怡铃兰(

喷出来比较淡雅,持久力稍微有点短呢。

沉浮

真岛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见佐川的时候。那时他还在黑暗冰冷的地窖,浑身瘫软地倒在满是泥泞肮脏不堪的水泥地上。嶋野饿了他两天,滴水未进,嘴唇干裂,四肢抽搐一样疼痛,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又被吊起来拷打。眼皮沉重得抬不起来,可是坚硬冰凉的地板和空空如也的肠胃让他完全无法入睡。真想就这样昏死过去也是幸事。不知多少次从噩梦和痛苦中醒来,迎接他的只有无尽的折磨和绝望,眼前那条看不见尽头长长的甬道,门一合上,就再也不曾见过光明。会不会就这样死去呢,在这个暗无天日的角落里,就像一个破烂的布偶一样任人宰割,被人毁灭,丢弃,无人知晓,无人惋惜。时间就好像永无止境,他曾经尖锐的棱角也早已被磨得所剩无几。估计这时候嶋野让他...

心中飞跃之龙

关于如龙的长评。我虽然玩游戏也这么多年了,但很少写长评。从5月到如今历时两个多月,终于把这个坑填好了。如龙这个系列游戏,虽然讲的是一个个恩怨情仇杀伐快意的故事,但是当中角色散发出来的高尚品格却如金子般闪亮。黑道,警察,朋友,亲人之间细腻的情感围绕在灯红酒绿的神室町,冲绳,苍天堀,冲淡了那个血雨腥风的江湖。那是不可分割紧紧相连的羁绊。感谢名越稔洋,感谢世嘉,庆幸相见还不太晚。

如果要把这一系列综合水平排名的话,我的喜好是这样的(黑豹系列不算在内)。

如龙0

如龙维新

如龙2

如龙见参

如龙1

如龙5

如龙4

如龙3

如龙of the end

如龙0是我的“开山之作”,入坑之...

我世界中的你

六本木,塞巴斯蒂安大厦的天台上,是牧村实最后一眼看见他。

然而那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。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的影子,晕染在视线的尽头,化作一片虚无。本来以为这一生都不会睁开眼睛了,但命运还没有完全抛弃她。只是在平淡的日子里,再也没有出现那个男人的身影。

她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叫什么。只知道他是一个黑道中人,一个很温柔,救过她很多次的黑道。

在脑中牧村实无数次描绘过他的样子。独眼,年轻,很和善,虽然有时候有点莽撞性急,但从品行上来说是个很好的人。打架很拼,为了保护店长和她,差点把性命丢掉。对了,还有一点点害羞吧。

那这样一个神秘莫测的男人,最后到底去哪了呢?牧村实想不明白。她不是一个神经大条的女...

写在19话后。

基于官方小说第三本中关于符文的设定。

脑洞爆炸,官逼同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艾尔艾尔弗抬起头,木然地望着墙上的时钟。

不知从何时开始,时钟的电池已经所剩无几,秒针停留在45分的刻度上努力往上爬,却总是退下来,怎么都爬不上去。

艾尔艾尔弗就这样盯着看了很久。感觉自己就像那根针一样,陷在泥泞的沼泽里挣扎,上不去,也死不了。行尸走肉一般。虚耗着生命,度日如年。

因为他的光,已经彻底消失了。

喧闹的食堂角落,晴人和指南翔子正在用午餐。与周围欢乐气氛违和的,是两人默默...

我的血刻上你的名

楔子


1714年,冬。

阴霾的天空下着绵绵细雨,给这座清冷幽静的小镇徒添了一分萧索和寂寥。街上没有一个行人,两边道上稀稀拉拉的路灯无精打采地闪着昏暗的光线,将整条街道投影出一幅令人窒息的沉重画面。

一辆豪华的黑色马车停在路边一栋白色气派的洋房前。马车刚刚被清洗过,就连车轮都光洁如新,还能闻到淡淡的橡胶味道。洋房外表的油漆虽然因年代久远褪色得斑驳不堪,但是从繁复精致的花纹和大气复古的雕饰上不难看出,这是当地的一户名门望族。毕竟,住在威尔斯小镇的居民不是每个人都能住上温暖的楼房,拥有奢华的马车,以及彬彬有礼的仆人。

这里,已经几乎沦为一座死镇。

起因是一个星期前,一种致命...

别让我走

盛夏的海滨小镇,尽管宽阔的街道四处弥漫着闷热干燥的气息,但只要走到海边,呼吸一下迎面扑来的咸湿清爽的海风,你马上就会忘记这个令人躁动不安的季节,进入昏昏欲睡的休闲午后。

汤米跟凯茜并肩坐在岸边的一把长椅上,眼前是一片波澜不惊的海水,不时有一两只雪白的海鸥轻快掠过水面,遥远的地平线怎么也望不到尽头。

“露丝走了。”凯茜望着蔚蓝深沉的海面出神。汤米侧头看着她,今天她把额边的发丝全都别在了耳后,用一只精巧的发夹固定住,看起来很精神。

“嗯……我听说了。不过她离开时很安静,我是说……”汤米垂着眼帘,“她几乎没有痛苦,只是慢慢睡着了。凯茜,她尽到了所有的责任,直到最后时刻。”

“是啊,这就是我们...

朱雀之旗

鸥历842年 风之月22日


“零班,任务开始!”

一艘豪华飞艇前面,一头浅金发色的少年手持对讲机说到。

“你们这次的任务只是潜入要塞探取机密文书,切忌不可打草惊蛇。祝你们顺利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关掉对讲机,旁边一个齐刘海栗色头发的女孩笑着说:“走吧,Ace。”

“嗯。”

少年收好对讲机,顿了顿,又道:“也不知其他人从正门突入情况如何……”

“不用担心,他们都很厉害的不是吗?不过,倒是真羡慕他们可以那么爽快地跟敌人正面交锋呢。”

“是啊。”他微微一笑,“那个……Deuce……”

“唔?怎么了?”

“谢谢你……能来。”

“……说什么呢,那是当然啊!大...

难思量

黄沙滚滚,地宫深深。

雨化田看着素慧容就像一个断线的木偶轻飘飘地掉在地上。双目已经失去了焦距,空洞无力地看着横柱顶端。木屑纷纷落下来砸在她的脸上,她也毫无反应。

雨化田未及思考,身体已经抢先行动。他瞬间一个转身提气直取凌雁秋的面门。

凌雁秋一惊,忙提剑格挡。刚避开攻势,雨化田不假思索斜身又是一剑刺出,左后方露出大片破绽。赵怀安看得真切,急攻上前。雨化田闻得身后劲风袭来,正欲转身,凌雁秋的长剑已经逼到眼前。

“慢着!”

赵怀安猛地飞跃上前按住凌雁秋的剑势,凌雁秋收手不及,剑锋一偏,利落地削掉了雨化田鬓边一缕青丝。

未等雨化田再出手,赵怀安已经抢到他跟前迅猛点了他周身几处大穴,让他一时...

紫禁冷

此刻他就像一只人人唾弃的狗,笔直地跪在烈日下,一动不动。

就算是狗,他也不会摇尾乞怜。

从打骂到罚跪,已经连续两天不吃不喝,尽管在酷热的肆虐下他几乎昏昏欲死,可是背部被烤得火辣辣的刺痛却随时在鞭笞着他,让他无法睡去。

自从进宫以来,每一天过的都是非人的日子。最苦最脏最累的活儿全归他干,饭菜却全是捡总管们吃喝剩下的,还总是吃不饱。谁叫他是最低贱的俘虏呢。没爹没娘,每个人都叫他贱奴,杂种,随意践踏。但即便过着最卑微下贱的生活,也得感激皇宫给了他一个安生立命之所。如今就连新来的小太监也敢欺负他了。公然把活儿全推给他,干不完不许吃饭。他实在是饿得头昏眼花,去厨房偷偷拿了一个馒头,谁知还没啃...

雨化春风不知愁

夜风习习,小月阁楼,梳妆台前他仔细端详着镜中的自己。细长的眼线,淡淡的眉黛,只是略施粉底,就无比冷艳。轻挑起眼角,唇边若有无的笑意,竟似多了一分邪气,平添几许妖娆,完美至极。

一个淡妆素雅的人影映入镜中来到身旁,手托妆盒轻声道:“督主,让奴婢最后为您画一次眉吧。”

他微微侧身,女子迎上他的目光,波光潋滟,灿若星辰。她竟一时看痴了。

他从女子手里接过妆盒,视线却未从她身上离开,淡淡勾起嘴角,说:“好。”


细细的笔尖触在眉头,凉凉的,却甚是舒服。握笔之人力道掌握得非常娴熟。

女子低垂着眼帘,温热的气息扑在他面上。他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,仍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,像是一座冰冷的石雕。

房间静谧得只闻笔触的...

情殇·忆星璇

额边飞扬的银丝

衬着桀骜不逊的脸庞

深邃的眼眸

装饰着星辰的悲凉

在寂寞的黑夜

惨淡的月光

独自彷徨

风儿来过

不带走一丝忧伤

流星划过

留不住花儿的绽放

薄雾散尽了最后的迷茫

我再也触摸不到你去时的神伤

悠悠竹笛为谁轻唱

回荡在群山寸寸断肠

霜天渐冷星暗

絮飘零  影成双

浮云聚散

流光怅惘

千年苦等又何妨

只为你回首凝望那一眼的痴狂

只有箫如故

“是你。”

清幽的箫声戛然而止。王遗风凝视着渐渐走近的男子,眉间露出一丝意外。

“见过谷主。”

叶英微微一笑,拱手作揖。雪白的长发随风而动,俊美白皙的面容将额上的莲花衬托得格外娇艳妖娆。

王遗风将目光停留在他合上的双目片刻,欲伸出手去,最终还是僵在半空硬生生收回,轻叹道:“多年未见,你……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?”

叶英轻轻拂去发丝上的枫叶,缓缓道:“虽不能视物,可叶英心如明镜。”语气淡然冷峻,好像提及之事根本事不关己,微不足道。

王遗风摇了摇头:“你这是何苦。”想问当中缘由,可话到嘴边却出不了口。虽然见惯了世间的顽疾痛创,生老病死,可是面对眼前这个俊秀柔美的男子,看着他嘴角淡淡的...

永远的归途

仿佛耳边传来细碎的声响,Ace微微睁开眼,视线尽头是模糊的黑板,还有各种纷乱的人影。嘈杂的说话声连绵不绝地灌入脑海,好像初来乍到的自己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。左侧窗户刺眼的阳光倾泻而入,晃得双眼迷离,神情恍惚。

这是……零班教室?

怎么可能?我们……明明是在……

难道……是梦吗?

“唔……在哪呢?”一声轻微的低喃打断了Ace的思考,侧头一看,Queen正坐在他右边仔细翻看着一本厚厚古老的课本,埋头苦思的样子还真是一位优等生的做派。

视线不由移向远处,几个学生正在力邀Seven帮忙演讲,但Seven好像很困扰……

突然门被推开,Nine没头没脑地边叫“让开”边冲进来,不留神一头摔在地上。...

一醉江湖三十春,焉得书剑解红尘

世人总是爱论黑白之界,善恶之分,可是谁又能说得清什么是黑?什么是白?什么是善?什么是恶呢?


恶人谷谷主,“雪魔”王遗风。身为一个江湖人,不可不知他的名字。

第一次见他是在枫林紫源山间的八角凉亭中。当时惊叹于他与玄宵的相似,不止是衣着跟发型,尤其是那种周身散发的王者霸气,与生俱来的冷漠孤傲。

继而,在紫源山上发生了剧情,毛毛坠崖“身亡”。关于毛毛的身世,我猜王遗风应该早已知晓。不然为何会姗姗来迟(虽然每次都这样~咳)?毛毛是浩气盟的恩人,可对于王遗风来说,可能是因为莫雨的关系,他才肯出手相助。譬如在风雨稻香村,在紫源山的两次秒人。或许,他是真心希望莫雨能理解,站在他这一边,想要力量...

众世沉浮,难寻太平

和历史的波涛比起来,我们人真的太渺小了…… 
我们真的就像大海苍苍波涛上,那些浮浮沉沉的小木片…… 
既然如此,何必去继续制造出那一些多如繁星的立场…… 
为了这些民族国家间的立场,去留下满手洗也洗不清的血腥,数也数不尽的悲剧…… 


慕容诗最后的独白,足够另国内所有RPG游戏的台词黯然失色。不自觉一股热潮就浸湿了眼眶。

《苍之涛》是我完整地玩通第三个《轩辕剑》系列的游戏。也是最感动,最震撼,最扼腕的一部。

这是一部荡气回肠的史诗。但我文笔有限写不出深刻恢宏的评论,只想说说真实的感想。

依稀记得游戏里慕容诗和桓远之都对车芸说过,“你还小,不懂……”。...

©アイの庭 | Powered by LOFTER